如果說人一生當中一定要有一種信仰,那你的信仰是什麼?

一群人決定開創新的生機,來到了一座無人山裡,看見了一個荒廢的老舊校社。大家決定一切重新開墾,同心協力。但正應該是互助互信的時刻,卻突然發現,這不是荒廢的校社?更不是一座無人山。不...他們以為的荒廢校社,其實是座日式的枯城,裡頭有一座不起眼的廟宇,是有住人的。數十名的小和尚,努力擦拭著桌子,其中一名看似成熟的小和尚,推動了桌子的右面,地打開了,小和尚站上去,開始把桌子下看不見的東西,一一擦拭。



老和尚說「東西擦乾淨,小心放回去,別冒犯了人家。」
「是。」

在灰暗的光線裡,似乎這個小小世界是被世人所遺忘了,他們的穿著,像是讓人搭上了時光機,回到了過去,他們的眼神,透露著一種說不出的恐懼。

鏘-----另一名小和尚不小心動到了右面的桌子,地開始合起來。逃避不及的小和尚,就這樣硬生生被卡在地中間,疼痛迅速的遍及了小和尚的身體,他再也忍受不住,慘叫了出聲「啊~~~~~~」幾十名的小和尚在旁手足無措,不知如何是好,因為受傷的小和尚的腳開始流血了,地還不斷的在往內出力癒合中,血流進了地裡。老和尚聽見了叫聲,跑出來看發生什麼事,趕緊把桌子右面再移動,地停止了。

「快,把小和尚送去包紮!」聽見此話,小和尚們手忙腳亂的抬起受傷的小和尚去裡頭的襌房包紮。
「希望這只是個意外,不要發生任何事才好!」

門邊的我們,看見了此事,大家再也忍不住走了進去,老和尚驚訝的看見我們,便問道「你們為什麼要來到這裡?」
「您好,我們想開創個新的生機,所以來到了山裡,不小心看見了這個校社,以前這裡是有住人的嗎?」
「唉...幾十年前,這裡還是一個城,你們看見的就是這個城的一切,但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,城就被荒廢了,大家能逃的逃,否則全都死在這兒了...」老和尚的眼中,有著無限的哀傷。
「那件事?請問是什麼事。」
「你們別問了,還是快點離開吧!剛才發生那事,也別跟外人說起,更別說有這個舊城。否則會...我得先去看看我的徒弟了,你們快些走了吧!」老和尚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看到老和尚急欲救小和尚的著急模樣,我們沒人敢再多嘴問事。

我們一群人走出了廟裡,晴空卻盯緊著小和尚流血的地上,直望著。「晴空,你怎麼了?我們走吧。」
「嗯。」
大夥沒看見晴空的異狀,一群人就這麼走到了城門,眼看天就要黑了,正決定要離開時,晴空拉住了我們。
「你們不留下來嗎?這兒...很好,很適合我們啊!」
「晴空,剛剛老和尚也說了要我們離開,不然會發生什麼事兒,這樣我們怎麼還留在這裡呢?」
「老和尚隨口說說的,你管他的呢!咱們不是要找個好地方,好好開創新生活嗎?難道你們還想回到以前那樣的日子,不斷被壓抑著?...」晴空像是著了魔一般,不斷的遊說我們留下,她的眼神,有一種光芒,當我們抬頭想看仔細時,她又低了頭下去,但止不住的勸說,好像我們非得留在這個地方不行。
「好吧!晴空說的也是...咱們就先待著吧!天也黑了,也下不了山了...」
「嗯。那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!」

本來要走的我們,又走回了城裡,東看西看。終於找到一間看似很完整的屋子,那晚,大家就住下了...

天很快的黑了,黑夜裡,不同於熱鬧的大城市,這裡,像極了鬼城,無聲無息,僅有微微的呼喊聲在我們耳裡迴盪,聽似遙望,但似乎又像在我們耳邊大聲呼喊。疲憊如同黑夜,迅速的把我們帶進了夢裡,那晚,大家就累倒了,每個人像是工作了幾夜沒睡著一樣,沈沈的睡了。

隔天一早,天亮的把我們給吵醒,大家就開始整理一切,希望我們的決定是對的。而晴空,還在睡,她像貓一樣縮捲在角落,陽光晒不到的地方,沈沈的睡著。
「晴空,起來了,大家都在整理了。」
「...」
「晴空,快點起來了,你怎麼了,不舒服嗎?」
「...」

不管我們怎麼叫喊,晴空一點回應也都沒有。卻慢慢的睜開了眼,比以往更黑的眼神裡,有著一種空洞,又像是眼裡有著另外一個人,她陌生的看著我們,臉色慘白,慢慢坐了起來。
「你...們...」
「晴空,你怎麼了?」
「啊~~~~~」突然間,天又黑了,我們看著晴空,就像是失了魂一般,莫名的大叫了起來,嚇的我們手足無措。
「晴空,你別嚇我們啦,你怎麼了?」
晴空卻什麼都聽不見似的,發瘋的往外就要跑出去,站在較外邊的男生,好不容易才抓住像是被幾個人死拉著往外跑的晴空。

「晴空到底怎麼了,我們該怎麼辦?」
「她好像中邪一樣,那我們把她帶到老和尚那去,好不好?」
「嗯。」
大家只好死拉著不斷要往反方向的晴空,就這樣往廟那去。

「老和尚,請你幫幫我們,晴空的樣子怪怪的。」
「嗯...我早就猜到了。」
「把她帶進襌房,你們也全都一塊進去。把她放在襌房的的中央,你們全都圍著她,口唸佛號。」
「喔!」

像是有一種恐懼,拉著晴空,好不容易把她帶進了襌房,晴空突然像失去了力量一樣,癱軟在地,本來止不住的叫聲,成了淒涼的哭聲,我們每個人聽著都打從心裡發寒。而倒在地上的晴空,突然發瘋似的衝向我!
「晴空。」
當晴空的眼對上了我的眼時,我看見晴空的發黑的眼中,有一些字,我看不懂的文字,就這樣不斷的驅使著她。當我們口中的佛號不斷傳進晴空的耳裡時,她眼開始空洞,字慢慢的消褪,晴空也再一次癱軟倒地,全身冒著冷汗,不停的發抖。接著老和尚也走了進來,就這樣坐在晴空的正前方,用驚人的嗓音,不斷唸著「南無阿彌陀佛...」

就這樣...我突然從夢裡醒了,全身發痠,腦海裡迴盪的也就是那「南無阿彌陀佛...」和夢裡那女孩發黑的眼神。

li11-12.gif li11-12.gif 

我想這就是惡夢吧!

這是我昨天做的很長的惡夢,到今天早上醒來的我,還是不知道夢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...只知道那發黑的眼神裡,帶著我看不懂的文字,模模糊糊的,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魂,拉鋸著一個人的身體...而且最後我是唸著「南無阿彌陀佛...」醒來的。真怪異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貓 的頭像
貓貓

NekoFitness Life

貓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