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問「為什麼他回來時,你沒有跟他做?」
我說「發乎情、止乎禮。」

其實問題總是存在我們心中已久,縱使自問一千遍、一萬遍,你也不懂真正的原因為何。當時,他和我彼此的內心都很清楚明白,中間有一條看不見的線,那是一條童年和長大的界線,如果其中有一人拿出了那份勇氣,那該會發生的,終將會發生,但沒有人願意去跨越,為什麼?

昨天你不停問我why,其實這個問題,我也很想知道!因為早在他回來前好幾年,這一切就像是連續劇一般在我腦海裡反覆上演好幾遍。當年的小孩終究會長大,長大的我們,除了現實的距離,內心卻仍然貼緊著彼此,不管長到幾歲,不管年老,不管交過幾個情人,我們仍然會記著在彼此心中留下一席地位,因為那是一份沒有人可以抹殺的永恆!我們也曾經網愛,看著彼此成長後的樣貌嘆息,但為什麼沒有。

我想或許是沒有人願意踐踏那份永恆吧!

能成為情人,卻不見得能成為一世的愛人,愛和情本來就複雜,我和他,相知在往年,不管過了多少年,我對他最初的記憶仍然是停留在那時。他留給我最好的,是我不管回想幾遍,都會臉紅心跳的熱吻。現在的一個吻,對許多人來說都不算什麼,但對當時的我們,那一個離別的吻,是烙底了,紮根了,怎麼擦都擦不去的回憶。假如,當時我們跨過了界線,做了一切禁忌的事,將來我們還能永遠只記得彼此的好嗎?Maybe,沒有人知道。

但很好笑的是,我沒有跟思念已久的他做,最後卻是跟另一人發生不應該發生的事。

二星期雖然不長,但是最後改變了我對愛情的許多事,你總是愛問那二星期的事,我總是避口不答,因為我不想再去回憶!那份過去,有時我感到感激,因為假如沒有那些事,我不會遇見你,但是卻因此讓你對我偶爾會說出一切賤口的話,說起來不傷人,但聽在我耳裡卻顯的格外刺耳。

我總是在反省為什麼當初會這樣?

後來我猜,或許正是因為我和他沒有勇氣去跨越那條界線,到最後我送他離開時,我的眼淚在控訴著自己的傷感,所以我用另一種方式來尋找解脫,一種對過去難以忘懷的依戀的解脫,而這解脫的最好方法,就是性!所以我才說,或許那二星期,我根本不記得什麼是愛了,對那人,我應該只有性吧!

然而,曾經做過的事,後悔,是一種很愚昧的事,所以我不想去回憶,以免引起更多我對某人的抱歉!哪天,或許我也該停止再去聽那首「純真」吧!否則,我或許會永生永世的懺悔那段不應該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貓 的頭像
貓貓

NekoFitness Life

貓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