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不起,我不愛你。

這句話,你對多少人說過?一個?二個?三個?好多個?沒半個?當說出這句話時,你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身份的人?想分手的男友、追求者,或是剛在一起,卻突然發現你對他毫無感情的人?

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懂的怎麼去愛人,或許這是我們每個人都與生俱來的能力,但誰又知道你是否真的懂愛?愛,總是一種悸動,當你看見這個人的時候,你會有心跳加速、臉紅心動、口乾舌躁;當你沒看見這個人的時候,你會想找他、想遇見他、想著他,不論做任何事情時,都會渴望他在你身邊和你渡過每一時刻。但你怎麼知道,你遇見的伊人,是對的人?

我的死黨,玩某知名交友已久,認識了不少網友,大都以男性居多,這我一點也不意外,因為她的身材不差,在交友上,若都是先看長相加身材,她應該有80分了。外表冷傲的她,其實單身許久,表面上,她或許不說,但其實內心一定也會總有渴望有人陪伴之時,沒多久前,一位網友對她提出了交往的想法。她的想法是『OK,你這個人我不討厭、打Kiss也還打的下去、長相也不太差、也有正當工作、有收入...anyway,可以考慮試試看。』所以她答應了對方的要求,他們在一起了。

男女沒交往前,光看表面、基本相處,任何人都會覺得OK,只要話投機、聊天可以聊超過100句,大致上,戀愛又有何難?

可是真的戀愛,不僅僅是talk而已,還包括生活、性、心靈交流等...在一起不過一個月的他們,男方開始編織美夢,對我死黨說『你要不要搬來跟我同居,我們結婚如何如何,我爸媽安怎安怎...』假如以上這些,出自於一對已經交往年逾,早就已達成共組家庭想法的情侶,那我舉雙手贊成,祝他們幸福。但...他們才交往不到一個月啊?現在這是演哪廂了?女方都還不能確定的告訴自己或對方『我愛你』,你怎知你們真的會走到結婚那部曲去?談同居就在嫌太早了,何況還計畫結婚成這樣,未免過早?當死黨告訴我這些時,我直覺是,他老兄果然具備射手座的首要白痴行為,too easy to fall in love。

我是射手女,所以我知道射手人的個性為何,沒有百分之百,也懂個七八成,我是怎麼個談戀愛法,我知道,否則我和男友不會在一夜情之後,就決定要在一起,短期內就陷入熱戀,但那前提是,我和男友是郎有情、妹有意,咱們是說的出『愛』字的,可不是小孩玩扮家家酒,說好玩的。我那死黨可不是如此!雖同為火象星座,但不可言喻的是她受到前男友的影響甚深,對感情,她可跟我是天壤之別,遇到這種容易先做夢的射手人,她開始慢慢發現不合之處。

生活上,她幾乎已被磨成怪胎,和同一男人共處一室無法安然度過三日,三日之後,通常不是她受不了對方,對方也會受不了她;經濟上,她無業,且花慣了男人的錢,縱使他有正當工作、有收入、有存款,但他可不是孫道存,把妹那麼肯花,他可計較生活的開銷了,而她卻又很不巧的計較他的計較;玩樂上,一次他們要與朋友一同出去飲酒作樂,他老兄堅持要騎機車,她不要,畢竟酒後誰管是騎車、駕車,都是同樣的在拿生命開玩笑,要真喝了酒,沒出事,不幸被警察抓到也是罰單一張,怎麼換算,她都覺得不合。零零總總不合之處,在在顯示他們『不適合』,但容易自顧自愛昏了頭的射手人,有時是看不見真相的。

後來,死黨一天上線敲我,跟我提及這些之後,我說你們倆,壓根子是兩個世界的人,在一起,何苦?妳這些小細節妳就受不了,你去想我和我男友的種種,我看你怎麼繼續下去。雖然人說別人談感情咱們旁觀者清,把嘴管緊,啥都別多話的好,而且感情只要不是會打人,大都是『勸合不勸離』,但我卻鐵齒堅信,不合還是早分手,省的日後走了長久,要分成了難事,相處又不易,等到到時發生種種爭執,再來吵,苦的是誰?所以我難得為她的愛情下了一個定論,他很好,但不是你要的人,你們不合是事實,但你受前男友的影響遠過一切,若尋不找良人,也不要這樣勉強一起,到時射手座被愛沖昏頭,任憑他一股熱,你還是心如止水,要分可難了!感情這東西,很多事是難以控制的。

死黨在和我談完,立刻跟男友提分手。不直接說出分手二字,因為她怕傷害到對方,男的不放棄,因為他不覺得兩人有何不合之處,在追問之下,死黨只好狠下心說『你很好,但是不是我要的那個人,還有我不愛你。』(當然正式版本,我不記得了,大概寫一下囉。)

至此,有沒有後續?當然有,但我想為我今天的標題下個結論了。

對不起,我愛你。和,對不起,我不愛你。其實看來都簡單,不過是多一個字的問題,但不管說出哪句話,似乎都有可能會傷害一個人,或二個人。愛一個人,到底是真的能得到幸福,或得到傷害,沒人知道。但明明決定去試了之後,發現不合,又想以一句,對不起,我不愛你,做結束,這真的顯示了愛情,不是那麼容易的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